来自 养生 2021-08-25 15:46 的文章

给我看看新把戏!塔利班的脖子,美国已经在行

 
 
 
 
一周前,塔利班攻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在阿富汗取得政权,并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但政府组成尚未公布。
 
 
 
人们常说,征服世界比坐在上面容易。塔利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到一周,新的问题就出现了。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8月20日报道,逃往海外的阿富汗前央行代理行长吉马德·艾哈迈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阿富汗目前面临物价飞涨、资金短缺等问题。
 
他说,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之前,由于冲突和混乱,美元在阿富汗的运输基本上“脱轨”,美国还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施压,要求其暂停对阿富汗的援助。
 
阿富汗已经存在巨大的贸易逆差,美元的严重短缺可能导致阿富汗货币进一步贬值,进而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导致食品等物资价格大幅上涨。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阿富汗货币贬值已经导致当地面粉和食用油价格大幅上涨。
 
对美国来说,制裁一直是最简单、最常打的牌。中国和俄罗斯那么大,朝鲜、古巴、委内瑞拉那么小,只要不被美国承认,就会面临全方位的制裁。
 
人权、自由、民主、反垄断、国家安全...有几千万个理由,只有人猜不到,没有美国编不出来。
 
 
 
塔利班将要建立的新政府可能很难得到美国的承认。毕竟双方在阿富汗打了20年仗,塔利班视美国为侵略者,而美国则视塔利班为耻辱柱,他们在人命上欠下对方巨额债务。
 
就在两天前,英国抛出一条消息,要求在24日举行七国集团(G7)视频会议,讨论是否对塔利班实施新的制裁。美国总统拜登当天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称有可能,但这将取决于塔利班的行动。
 
俄罗斯《消息报》23日报道称,他们从世界黄金理事会获悉,在塔利班接管喀布尔当天,美国政府冻结了阿富汗中央银行存放在美联储的21.9吨黄金。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计,这些储备可以让阿富汗支付15个月的进口产品。
 
彭博社援引美国政府内部人士的话说,阿富汗央行的大部分资产不在阿富汗,而是在美国。然而,美国官员告诉美国媒体,阿富汗政府在美国拥有的任何央行资产都不会提供给塔利班。
 
塔利班的脖子,美国已经在行动了。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可能让世界充满了超级大国的丑陋。然而,一旦这个看似尴尬的超级大国开始动用国家机器实施全方位制裁,那将是一场任何小国都无法承受的灾难。
 
 
 
以美国的“后花园”南美委内瑞拉为例,我们很容易理解美国的意思。
 
8月11日,委内瑞拉宣布重新发行新货币,将现有货币的面值抹去6个零。换句话说,过去面值100万元的货币,现在只相当于1元。
 
委内瑞拉央行声称,由于美国政府对委内瑞拉实施制裁,一系列经济打击和金融封锁摧毁了委内瑞拉的国民经济。此前,在2008年和2018年,该国分别删除了三个零和五个零。
 
事实上,委内瑞拉的核心问题不是几个零就能解决的。尽管该国的腐败受到了批评,但美国在煽风点火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
 
委内瑞拉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量,几乎所有的外汇收入都来自石油行业,而生活资料则靠进口。美国分别于2017年、2019年和2020年对该国实施金融制裁、石油禁运、二级制裁等一系列措施。
 
没有外汇,就不能进口生活物资。物以稀为贵,物以稀为贵。人民现有工资买不起日常生活用品,委内瑞拉政府选择提高工资来解决困境。但是石油已经被美国禁运了。涨工资的钱从哪里来?只能打印。但印得越多,价值就越低。
 
印钞提价——抹零,无休止循环。问题还是问题。
 
大部分吃不起饭的委内瑞拉人都不明白自己的苦难从何而来,或者即使有,连政府都动摇不了美国。它自己能做什么?
 
这个时候只需要美国无处不在的舆论来煽动,然后美国支持的几个“反对派领袖”就会大叫,内乱的火药桶随时可能爆发。
 
 
 
用美国的力量搞乱一个小国太容易了。
 
委内瑞拉还在挣扎,而古巴,也就是他是我的兄弟,不久前已经上演了反政府示威。这些是阿富汗的教训。
 
阿富汗也是典型的资源型国家,其丰富的矿产资源被认为是塔利班提振经济的潜在机会之一。然而,鉴于阿富汗目前的糟糕局势,单靠自己很难发展。实施起来比较容易的办法是吸引外资,交流建设资源。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笔外资真的不是美国能投资的。然后,为了得到其他国家的承认,塔利班必须履行承诺,与极端主义划清界限,以确保外国投资的安全条件。
 
当然,最重要的是同一句话。打铁很难。如果你因为短暂的胜利而放弃继续奋斗重建国家的决心,没有人能拯救这个国家。
 
美国的脖子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把国家命运掌握在人民自己手中的机会。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塔利班自己都有选择的权利。(杨泰)
 
延伸阅读
 
阿富汗中央银行行长报告了他的逃跑情况:他不想撤退,被推进了没有任何资产的军用飞机
 
15日,塔利班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四面楚歌的阿富汗总统加尼“出走”国外。同一天,包括加尼顾问在内的许多阿富汗高级官员在机场贵宾室等待离开喀布尔。
 
阿富汗中央银行代理行长吉马德·艾哈迈迪也于周日晚(15日)逃离喀布尔。虽然目前下落不明,但他在17日接受了英国天空新闻网的采访,并报告了自己的逃跑情况。艾哈迈迪说,他没有疏散计划。塔利班进入首都的那天早上,他还在上班,直到情况突然变化,他才去机场。最后,他被同事推上了一架军用飞机,离开时没有任何资产,所以他脚上只有一只鞋被挤压。
 
艾哈迈迪出生在阿富汗,但在美国接受教育。一年前,他被任命为阿富汗中央银行代理行长,并担任商务部长和总统经济顾问。此外,他曾在美国财政部、世界银行和私人股本公司工作。
 
 
 
天空新闻网的吉马德·艾哈迈迪·图
 
艾哈迈迪在他的个人推特账户上发了18条推文,解释他逃离喀布尔的原因。艾哈迈迪说,尽管他知道塔利班正在逼近喀布尔,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周日(15日)凌晨去上班。就在前一天(14日),他还与阿富汗总统加尼举行会议,讨论经济问题。
 
他声称自己没有提前制定撤离计划,但当他从家人那里得知大部分阿富汗政府官员已经准备离开时,政府垮台后,艾哈迈迪开始担心自己的处境,于是他买了一张机票在周一离开。“周六晚上,家人说大部分政府官员都走了,我傻眼了。当时,塔利班预计将在36小时内到达喀布尔,政府将在56小时内倒台。作为预防措施,我周一买了一张票。”
 
 
 
他没想到的是,情况的变化比预期的要快得多。15日中午,艾哈迈迪离开办公室前往机场,但他预定的航班被取消。飞机上有300多名乘客,但没有燃料,飞机上也没有飞行员。
 
在机场,艾哈迈迪还会见了阿富汗政府的许多其他领导人,其中许多人正在等待飞往迪拜和阿联酋的航班被取消。这时,他收到消息,加尼总统已经离开阿富汗。
 
 
 
艾哈迈迪对加尼的离开深感无助和失望,指责他在塔利班接近时缺乏应急计划。
 
“事情不一定要这样结束。我对阿富汗领导人缺乏计划感到厌恶,看到他们在没有通知其他人的情况下离开机场。我非常担心阿富汗没有过渡期。毕竟,一旦总统离开,我知道会有混乱。我不能原谅总统没有组成过渡政府就离开了。”
 
 
 
当时卡尔扎伊国际机场已经一片混乱,人们涌入停机坪,争先恐后地登上各种即将起飞的飞机。
 
 
 
8月15日,大批准备离开的旅客出现在卡尔扎伊国际机场。图片来自BBC记者社交媒体
 
艾哈迈迪说,他无法登上购买的航班,但意外被一名同事推上另一架军用飞机。他还强调自己没有随身携带任何资产,鞋子都被挤掉了。“军用飞机被试图强行登机的人包围,安全部队最终阻止他们登上满载使馆工作人员的飞机。混乱中有人开了几枪,不知道同事什么时候把我推上了飞机。”
 
据天空News.com报道,艾哈迈迪后来否认他登上了一架美国军用飞机,称他登上了一架来自第三国的军用飞机。不清楚他乘坐的是哪架军用飞机,他也没有提到目的地在哪里。
 
 
 
据报道,艾哈迈迪出生于阿富汗,但在美国接受教育。他认为,离开后不太可能以官员身份回到祖国,但他仍希望为阿富汗提供“长途”支持。“在任何政府工作七年都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我很高兴能做出自己最大的贡献。在这种情况下(现在),我可能会提供远程支持。”
 
在离开之前,艾哈迈迪要求他的副手接管中央银行的管理。他认为阿富汗接下来将面临重大的经济障碍。16日,他在社交媒体上表示,13日得知美国试图阻止塔利班获得资金,央行被告知从周五起不再接收美元,这削弱了其货币供应能力,引发了更多恐慌。“人们认为中央银行的金库里有外币、黄金和其他财富,但实际上它的大部分资产都在阿富汗境外。我推测,美国将冻结阿富汗的国际储备,使塔利班无法进入。”
 
 
 
阿富汗政府的突然倒台确实引发了人们对阿富汗央行所持资产最终是否会落入塔利班手中的疑问。阿富汗中央银行拥有95亿美元的资产,其中大部分存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和美国金融机构的账户中。
 
拜登政府的一名官员周二也证实了艾哈迈迪的猜测。据彭博社17日援引报道,美国冻结了阿富汗中央银行的资产,并试图阻止塔利班以任何方式从美国获得资金。塔利班仍然在美国财政部的制裁名单上。
 
随着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首都,阿富汗央行代理行长逃离,不断加剧的政治动荡导致该国货币汇率创下历史新低。据彭博社数据,阿富汗尼周二在亚洲时段进一步下跌1.7%,至83.5013阿富汗尼/美元,连续第四天下跌。自今年年初以来,阿富汗尼兑美元汇率已下跌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