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21-09-29 13:07 的文章

过烧欧冠18秒!10亿欧曼城起步时被梅西的彩虹球

“如果梅西在巴黎开心,我会非常开心。因为在巴萨,他给了我很多快乐。”在曼城在巴黎0-2的比赛后,瓜迪奥拉说。
 
 
 
虽然强强对话谁赢都不是偶然,但控球率更高、射门次数是对手三倍(18-6)的曼城输得很尴尬:可以创造射门机会,但除了斯特林和B连射,正如张璐导演所说,他们的射门并没有给多纳鲁马带来太严峻的考验。
 
就曼城而言,没有抓住巴黎前场三叉戟防守的中间空位,一群进攻者瞄准肋部外线,做出冲击传球,使得进攻效率不高。“后知后觉”换上福登后,曼城的组合在肋部侧面有了不一样的走势。
 
 
阵对战,肋骨冲击成为主流。
 
无论波切蒂诺还是瓜迪奥拉,433阵型都在这场焦点大战中被淘汰。而且前场进攻组沂水的“更强边锋”球星:波切蒂诺弃用中锋伊卡尔迪,瓜迪奥拉弃用热苏斯,费兰·托雷斯,在他眼里能更好的完成在中路抢分。
 
 
 
图1:本场比赛双方共排出433个阵型。
 
双方的进攻思路一目了然,通过球星的持球能力串联,然后在肋部形成协同冲击。无论是强行射门还是倒三角传中,只要能威胁到对方门将。
 
为了弥补中场抢分能力的不足,双方都安排了中场的前提。在巴黎,是盖伊负责在禁区内填充进攻空间,而在曼城,则是B座。最终,格耶和B获得了绝佳的得分机会,但只有巴黎取得了进球。
 
 
 
图2:大巴黎进球全景展示。
 
 
图3:曼城上半场绝佳的得分机会,却被门柱“拒绝”。
 
两种进攻方式表现出足够的东西:巴黎中场创造力不足,只能依靠前场三叉戟的持球、配合和串联来制造冲击;曼城的组织能力更好,但是球员或者球队的进攻方式需要更多的改变——多打肋部,这是曼城进攻的重心。
 
巴黎有明显的隐忧,曼城没有充分利用。
 
从战术理论和逻辑上讲,巴黎的问题在强强对话中会更加明显。而且最大的隐忧不是前场巨星的球权分配,而是前场三叉戟无法连续输出防守时,会暴露太多的位置防守外围空缺。
 
因此,曼城在这场比赛中不断进行调度和转移,提高进攻宽度是非常合理的。这一部署的效果是直接拉平了巴黎后场的“4+3”防线,让瓜迪奥拉的弟子们能够在中路获得足够的空位。
 
 
 
图4:巴黎防守位置的问题。
 
曼城在排兵布阵之后,肯定可以通过制造肋部渗透或者寻求进攻空间来创造机会。但关键是曼城的第一攻击手在肋部没有形成足够的“进攻要素”。
 
-马赫雷斯持球翼,战术效果只能内切传球或射门;虽然斯特林可以来到中路,但他更喜欢走边路的外线去冲击;目前格拉利什作为左边锋使用,进攻位置时不具备爆分和冲击能力。能带来变化的是德布劳内心肋骨的创造性传递。
 
曼城整场比赛最好的得分机会(上图3)就是抓住巴黎三叉戟没有防守的机会,从格拉利的左路倒三角回传,让德布劳内送出精彩传中。但这种进攻场面并不多见,更多呈现的是禁区中央缺少侧翼。德布劳内和队友的传中只能针对后点的尴尬。
 
更重要的是,巴黎防线“拉平”后,中路空位足够多,曼城的进攻者还在冲向外线。没有重点,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图5:中路三人空位,斯特林被迫走外线。
 
瓜迪奥拉的临场调整奏效,但反手被梅西终结。
 
第68分钟,瓜迪奥拉用福登换下格拉利。福登改进了肋骨的持球元素,能够更好的接触中路:上赛季,福登在肋骨上能够完成7.6次倒三角回传,排名全队第一。远高于斯特林(3.4倍)和马赫雷斯(3.1倍)。
 
 
 
图6:福登出现后,曼城开始有了充裕的肋骨操作机会。
 
面对曼城变阵,巴黎的调整策略是什么?增加肋部防守的强度,并且即使三叉戟被延迟,限制曼城的横向操作。
 
 
 
图7:巴黎三叉戟前70分钟与后20分钟触地面积对比。
 
在这种情况下,巴黎需要做的是坚决反击。而且,梅西、内马尔和姆巴佩必须在反击过程中做好。控球精度更高,投篮能力更好的梅西,显然可以成为反击的领袖。在这种情况下,内马尔和姆巴佩做出牺牲是一种战术趋势。
 
 
 
图8:巴黎第二个进球全景展示(快进版)。
 
在积极阻挡曼城外线的射门后,巴黎在后场反击时,准确地找到了梅西在右边空位的位置。梅西踩在风火轮的阿什拉夫身上,在推进球的过程中带走了一名曼城防守球员。随后被包括在内的姆巴佩与梅西合作,后者打出世界波锁定胜局。整个过程只用了18秒!
 
20亿欧元的“战争”。
 
 
 
对于巴黎来说,赢得这场强强对话不仅让他们直接上升到小组第一,梅西也拿到了球队的首球。明星之间的合作显示了默契的提高。但问题在于如何避免欧冠中防守端“4+3”的薄弱体系,容错率低,这是他们欧冠最大的障碍。
 
 
 
对于身价10.5亿欧元的曼城来说,在周末与切尔西的较量之后,输给身价10亿欧元的巴黎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正如瓜帅所说:“我们今天很棒,除了进球,我们什么都做了。想给团队最高的赞誉。我们今晚要好好吃饭,喝一杯红酒恢复体力。周末我会和利物浦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