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26 14:45 的文章

对变异毒株采取多种技术路线,中国第二代新冠

【环球时报记者赵觉清】截至本月7日,中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肺炎疫苗21.19亿剂,近10亿人完成全程接种,离完成免疫屏障建设越来越近。但与此同时,delta等传染性更强的变异毒株也不断出现,这也给疫情防控带来了新的挑战。全球科学界正在为此开发新一代疫苗。
 
 
 
在刚刚结束的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展出的众多第二代新冠肺炎疫苗备受关注。据国药集团党委书记、疫苗三期临床项目全球负责人朱介绍,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已研制出针对Delta变异株和Beta变异株的灭活疫苗。国药中国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副总裁张云涛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国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采用置换毒株的方式研发新冠肺炎第二代灭活疫苗,并滚动向监管部门提交了相关疫苗资料。
 
与第一代新冠肺炎疫苗一样,中国在研发第二代疫苗时采用了多条技术路线同时推进的方法。据朱介绍,国药中生研发的第二代疫苗除灭活疫苗外,还包括重组蛋白疫苗和mRNA疫苗。前者是针对病毒变异量身定制的广谱重组蛋白新冠肺炎疫苗,目前处于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阶段;后者也是针对变异毒株的新冠肺炎疫苗,目前正在完善mRNA平台建设和大规模生产车间布局。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WHO)或其他权威机构尚未对第二代新冠肺炎疫苗给出明确定义,但综合研究进展显示,第二代疫苗普遍具有更好的保护效力,尤其是针对变异毒株,包括多项技术突破。
 
比如江苏省疾控中心、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瑞科生物联合研发的重组双组分新冠肺炎疫苗(ReCOV),也是第二代疫苗,今年6月在新西兰进行了一期临床试验。据报道,ReCOV采用了一种以中和抗体引导的抗原靶标为基础的新型疫苗设计理念。在深入分析了新冠肺炎S蛋白的两个关键结构域RBD(受体结合区)和NTD(氨基末端区)及其对应的全人类中和抗体FC08和FC05的结合位点和作用机制后,RECOV提出了中和抗体“鸡尾酒”的概念,并为S蛋白的RBD和NTD亚单位设计了下一代基因工程疫苗的概念,完成了其功能。
 
知名临床疫苗专家、江苏省疾控中心副主任朱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抗原靶标设计是抗原构象设计技术平台疫苗免疫程序三位一体疫苗研发创新理念中的基石。理想的抗原靶标设计应包括尽可能多的中和位点,减少非中和位点,从而提高疫苗的免疫效果,降低免疫病理反应的安全风险。ReCOV疫苗的技术突破在于RBD和NTD的双重靶标,可以丰富和扩增关键表位信息,使疫苗具有更好的免疫原性。相比之下,mRNA疫苗、DNA疫苗、载体疫苗、亚单位蛋白疫苗、VLP疫苗等第一代重组新冠肺炎疫苗的抗原仅选择全长S蛋白或RBD片段作为抗原靶点。
 
今年3月,美国Moderna的下一代新冠肺炎疫苗mRNA-1283也开始了一期临床试验,疫苗也转向了RBD和NTD的双靶点设计思路。朱分析《环球时报》记者称,马德纳的研究也证明了双靶设计理念的前沿性和科学性。他透露,ReCOV疫苗有望在未来一个半月左右进入二期和三期临床试验,疫苗针对变异毒株的效果需要在现阶段进行验证。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和德国生物技术公司CureVac目前正在开发第二代新冠肺炎疫苗。一项新的研究表明,这种疫苗可以诱导比CureVac的第一代新冠肺炎疫苗更强的免疫反应。在这项同行评审的动物实验研究中,两家公司表示,他们的mRNA新冠肺炎疫苗可以诱导针对许多关键病毒变体的抗体,包括β、δ和λ变体。
 
针对国内机构研发第二代新冠肺炎疫苗的情况,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研究组工作组组长、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郑中伟7日透露,我国疫苗研发单位开展了γ变异株和δ变异株灭活疫苗的研究, 且目前已完成临床前研究,部分单位已向药物评价中心提交临床试验申请材料。 此外,部分R&D单位还开展了针对β变异株和δ变异株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的研发,部分单位还完成了动物有效性和安全性实验,正在准备申请临床试验。与此同时,我国相关机构也开展了变异疫苗审评审批指导原则的制定工作,对审评审批做了一些基本安排。
 
然而,郑中伟强调,现实世界的研究表明,中国疫苗对不同地区流行的各种主要变异毒株引起的感染和感染后的再传播有明确的效果,对预防重症和死亡有显著效果。总的来说,新冠肺炎的变化到目前为止还是比较稳定的,没有出现根本性的变化。目前新冠肺炎疫苗对各种变异毒株仍然有效,第二代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更多的是防患于未然,做好应急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