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21-08-14 01:11 的文章

告别于月仙:“流浪的骆驼”和需要减速的道路

 
 
 
人生50年,“谢大脚”还没等大家准备好告别,就匆匆离开了这个世界。
 
8月13日上午,面对地平线上刚刚升起的太阳,数千人自发来到甘肃省金昌市金昌安宁花园殡仪馆,为于月仙送上最后一程。他们扒在栏杆上,挤在殡仪馆外面,蹲在车顶上,只为再次见到“邻家妹妹”。
 
告别仪式前夕,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公安局宣布,将在于月仙发生事故的S228高速公路增设速度监控设备,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
 
加强防范措施后,只希望“谢大脚”的悲剧不再重演。
 
简短的仪式
 
 
 
早上的告别仪式只持续了半个小时。
 
13日6点20分,天才微亮,殡仪馆门前已经停了不少车辆。
 
大门内,面对庄严的泰山堂。厅门外,有一副白底黑字的挽联:“月中,玉女含笑而去,人间美艳。”
 
6点30分,赵本山夫人马丽娟来到现场。本山传媒的刘双平、马瑞东等亲友也赶到了殡仪馆。
 
阳光穿过戈壁,到了7点,殡仪馆门前的停车场停满了车辆。来送你的车辆在重庆路依次排队。十几分钟后,临时停车车辆绵延数公里,交通一度拥堵。
 
“砰!砰!嘿!”随着礼炮响起,告别仪式在7点22分正式开始。
 
于月仙的亲友依次走进泰山堂,向于月仙鞠躬。据现场知情人透露,当时在泰山堂,鲜花簇拥着于月仙的遗体,他的面容安详。丈夫张学松和弟弟余英杰一直陪伴着于月仙的遗体。
 
殡仪馆表示,在于月仙家人的要求和疫情控制下,仪式很简单。因此,禁止公众进入朝拜场所。“殡仪馆没有特别安排,处理起来也比较低调。”
 
8点10分,聚集在大门口的市民被工作人员清理干净。随后,在追悼群众的目视观察下,灵车从殡仪馆缓缓驶出。
 
告别整个城市
 
 
 
“他们昨天还说,一大早就去告别‘谢大脚’。”
 
13日上午6时10分,在金昌长春路的一家包子店,糕点师傅傅(化名)正在和顾客聊天。
 
包子铺离殡仪馆只有5分钟的车程。陈蓉早上不能去上班。她建议顾客可以去看看。
 
县里的日间出租车司机顾师傅接到了当天的第一个订单。这张票的目的地恰好是殡仪馆。乘客下车后,他只是把车停在附近,让“谢大脚”搭车。
 
应家属要求,不允许现场非亲属朋友进入殡仪馆,送别人群站在殡仪馆门口,聚集在对面的高坡上。
 
“她就像我姐姐,很亲。”金昌居民秦丽骑着电动车来到殡仪馆,还没来得及摘下头盔就冲到了前门。
 
秦丽说,在电视上,于月仙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和平易近人的性格。“突然,我觉得一个姐姐不见了。”
 
 
 
当大家都在观看泰山堂的乐章时,身后响起了唢呐,曲调是在演奏《山丹丹的红花》。
 
原来一名男粉丝坐在路边路过的一辆车后排,开着车窗吹着唢呐,为的是安慰“谢大脚”。
 
当灵车缓缓驶出殡仪馆时,现场群众要么双手合十,要么拿出手机记录。
 
灵车离开后,很多人站在殡仪馆门口,不愿离开。
 
“流浪”的骆驼
 
 
 
从金昌安延源殡仪馆往西几十公里,在阿拉善右旗S228公路上,全程可以看到三四头骆驼。
 
于月仙出事那天,他的车在这条路上与骆驼相撞。
 
在左奇阿拉善,骆驼农小何第一时间知道了于月仙去世的消息。13日上午,他还通过部分媒体观看了告别仪式的视频。“在这条路上,每年都有骆驼被杀。”小何说,他没想到于月仙会在这次事故中离开。
 
小何说,一些愤怒的网友把矛头指向骆驼,觉得不应该让骆驼上路,甚至提出禁止养骆驼。对于这些说法,小何嗤之以鼻。“这些网友不了解事实。”
 
小何介绍,在左奇阿拉善,骆驼养殖多为散养。在右旗,由于骆驼奶产业的快速发展,许多农民被圈养起来。“但是,圈养并不是绝对的,它只是一个可以挤奶的圈养,没有奶它仍然是散养。”他说。
 
散养的主要原因是圈养的饲养成本太高。如果你靠卖骆驼肉赚取收入,在囚禁中你将入不敷出。
 
“自由养骆驼,基本不用担心,让它们自己跑。”小何说,骆驼特别能跑,有时候一天跑五六十公里。
 
由于沙漠戈壁长期干旱少雨,骆驼口渴时会回到基地喝水,其他时间基本都在外面游荡。
 
“陷害”是不现实的
 
 
 
不是每头骆驼都能卖到一万元。
 
“肉长得越多,价格就越高。”在阿拉善从事骆驼肉收购的老板黄告诉记者,刚出生的骆驼第一年收购价格是4500元,生长一年后涨到7800元,三四年后才能卖到一万多元。
 
在阿拉善右旗,有多年骆驼养殖经验的土主说,卖骆驼肉基本靠天。如果那一年雨水多,草长得茂盛,骆驼就能吃得好,长肉,卖得好。“就像去年到今年的干旱一样,骆驼很瘦,非常明显。”
 
目前,屠老板响应政府号召,主要从事驼奶产业,通过圈养提高驼奶产量。
 
“其实,扩大骆驼养殖规模也是时代的选择。”拥有30头骆驼的小农民孟先生告诉记者,十年前,他们全家都养牛、羊和马。
 
 
 
后来专家说,这些动物都是硬蹄类动物,大面积践踏容易加速草原沙漠化,破坏生态环境。
 
于是,七八年前,阿拉善当地政府开始限制牛、羊、马、驴的养殖,引导牧民养殖对草原无害的软蹄骆驼。
 
"给自由放养的骆驼装框是不现实的。"小何说,两三百峰的骆驼需要几万亩的草原来供给,所以不能做围栏。如果要用栏杆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不仅骆驼不能大面积移动,就连牧民放牧的摩托车也不能骑。
 
需要减速的道路
 
 
 
与普通高速公路相比,S228双向两车道,不算宽。
 
但是从交通流量来说,在这条路上开车比很多地区的高速容易得多,体验一次会议也要十几分钟。
 
8月11日至13日,大足记者多次往返道路,发现道路两旁都有骆驼。而且,12日下午,记者遇到几头骆驼在路中间悠闲地走着。
 
“因为修路相当于直接切割沙漠,骆驼需要空间移动,才会横穿马路。”据这位农民地图的主人说,下雨的时候,道路两侧的排水沟里会有雨水,所以周围的植物生长密集,这也吸引了骆驼在这一带觅食。
 
平心而论,在车辆少、路面好的道路上,司机偶尔遇到几头骆驼不会造成太大困难,合理减速避开即可。当然前提是司机不超速。
 
但记者在两天内四次前往S228,发现超过90%的车辆超过了80公里/小时的最高限速。
 
一路上记者还发现,S228公路上肉眼可见的测速点只有一两个,对大部分路段的超速没有约束力。
 
此外,在高速公路的全程中,虽然记者尽了最大努力寻找,但始终找不到“注意动物”等警示标志。
 
于月仙去世三天后,阿拉善右旗公安局发布公告称,将在S228线(阿拉善右旗至金昌)增设移动测速监控设备,防止事故再次发生。
 
扩展阅读:
 
50岁的“谢大脚”死于车祸:20英镑换角色,换来弟弟这辈子没有孩子
 
8月9日中午,《乡村爱情》中“谢大脚”的扮演者于月仙在内蒙古因车祸去世,享年50岁。
 
从此,《乡村爱情》没有了谢大脚,世界上也没有了于月仙。
 
很多人的印象中,于月仙就是典型的农村妇女谢大脚。不过,她年轻的时候还出演过《西游记》中的“陈武真”。
 
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角色是姐姐。
 
甚至在一开始,给撒娇的“陈武真”拍照就是为了给弟弟治病筹钱。
 
一篇老文章,告别于月仙,“世界上的好姐姐”。
 
一个,
 
1970年,13岁的赵本山和叔叔一起学习三弦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内蒙古的两个女孩将来会和自己有关系。
 
其中一个女孩叫马丽娟,另一个叫于月仙。这一年,马丽娟5岁,而她的表妹于月仙刚刚出生。
 
虽然她是表妹,但于月仙和马丽娟很亲近。小时候喜欢去马家拜年,因为马家文艺工作者很多,有的在沈阳当演员,有的在北京学京剧。
 
于月仙爱上了舞蹈,但父亲在文艺方面不支持她,所以她瞒着父母偷偷报了少年宫舞蹈班。
 
 
 
1982年,于月仙12岁,她的弟弟余英杰出生了。我父亲珍惜我来之不易的儿子,于月仙非常高兴。他去给他弟弟买礼物了。
 
这一年,25岁的赵本山没有白学,靠表演曲棍球《断三弦》成名。正当他兴高采烈的时候,三年前娶回家的农村媳妇葛生了一个儿子。
 
 
 
看起来是双喜临门,但赵本山心里很不高兴。因为儿子赵铁丹有问题,他不仅是个聋子,还患有软骨症、肺气肿和心脏病...
 
因为这个儿子,赵本山很不开心,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到处演出,不回家。
 
一两年后,赵本山和同台演出的内蒙古姑娘马丽娟产生了火花。那时马丽娟才十八岁或九岁。它被称为清新美丽的女人。赵本山很快就和她谈起了恋爱。
 
 
 
当时,赵本山2067岁,有一个时髦的“爆炸头”。当他和马丽娟在舞台上表演完之后,他们还遇到了当时还是少年的于月仙,所以于月仙是他们爱情的见证人。
 
 
 
1987年,17岁的于月仙在赤峰第一职业中学当幼儿园老师。学校把她送到沈阳音乐学院学习舞蹈一年。
 
当时,赵本山正在沈阳与马丽娟“秘密”生活,没有告诉妻子。学习期间,于月仙住在“准姐夫”的家里。
 
当时,赵本山已经开始生气了。她经常和她的小情人马丽娟一起表演。很长一段时间后,于月仙被感染了,想成为一名像她表哥一样的演员。
 
 
 
然而,在1990年,于月仙的弟弟余英杰突然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疾病。他的脊柱侧弯达到174度,内脏被挤压变形,肺活量只有普通人的一半,经常咳血...在家治疗他非常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于月仙的老父亲是保守的,只期望她早点毕业当老师,嫁个好人家,这样才能肩负起家庭的重担。
 
1991年,34岁的赵本山在参加央视春晚后更加出名,开始拍摄电视剧。
 
同年,在经历了多年的“无证驾驶”后,他终于以近乎“离家出走”的代价实现了与原葛离婚的梦想,儿女全部由前妻抚养长大(详见微信官方账号赵本山、和谐、东北江湖往事、万晓道)。
 
1992年,35岁的赵本山和27岁的马丽娟宣布结婚。今年春晚,赵本山表演了《我想有个家》,全国人民都知道他不耐烦的心情。
 
也是在这一年,22岁的于月仙终于迎来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
 
第二,
 
1992年,中央戏剧学院在内蒙古、宁夏、福建招生。得知这一消息后,22岁的于月仙心中燃起一团火焰,瞒着父亲偷偷报名。
 
考试快结束的那天下午,一个有点沉的女生喘着气。首先,她在门外站了几分钟。然后她推开门,平静地走到老师面前,问道:“考官是谁?”
 
 
 
老师们不认识她,尴尬地面面相觑。关键时刻,坐在中间的“中戏”招生办主任纪崇恭询问女孩的来意。了解清楚后,她破例让她补考。
 
这个女孩是于月仙,她很幸运,她遇到的纪崇恭是个好人。纪崇公不仅是“中国戏曲”的老师,也是著名的演员。她深知百姓疾苦,曾为三次无法报名的巩俐开绿灯。
 
 
 
当她来到于月仙展示她的才华时,她像风一样舞动着筷子。因为她以前学过舞蹈,所以跳得很好。纪老师眼睛亮了,她当时就声明:回去准备文化课!
 
 
 
这让于月仙大吃一惊,因为她只是来试一试,从没想过自己能考上。
 
 
 
然而,虽然专业课已经过去,但在于月仙的求学之路依然充满波折。她毕业后,教书的学校领导不同意她,给了她一个处分:“送她去收发室看大门!”!
 
 
 
她也很豁达,接受了“看门”,在补习班老师的免费帮助下复习了82天。
 
最后,她也通过了文化课,但学校还保留着档案。“中戏”招生办不得不通过内蒙古教育局联系学校多次协调沟通后,纪崇恭才亲自移交了于月仙的档案。
 
 
 
季老师如此爱才惜才,家自然欣赏。她送她去火车站的时候,逼着她给他一盒当地特产杏仁露。
 
后来,我开了一个入口茶会。季老师搬出杏仁奶招待学生。同学们都说谢谢,季老师却说:“不用谢我,这是我班从草原上带给大家的。谢谢你,于月仙!”
 
遇到这样一位好老师是于月仙的福气,但她在大学里的福气不止于此。
 
第三,
 
和黄海冰、毛海成为同学后,于月仙发现自己22岁,几乎是班里年龄最大的。还有一个张学松,上大学之前当过五年兵,年龄差不多。
 
可能大家为了照顾老人,都选择了于月仙当女班长,张学松当男班长。班长选定后,班主任李畅告诫大家:大学不能交朋友,毕业后不要转行...
 
 
 
然而,于月仙看起来很美,被称为草原上的“月亮仙女”和“白月光”。张学松和她都到了谈论婚姻的年龄。他们正火上浇油,很快就会有“地上两双鞋”。
 
被女神滋养的张学松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当她做最后的台词报告时,她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说:“大家好,我叫余宋岳……”观众被嘘,恋情彻底曝光。
 
在男友的悉心照顾下,于月仙变得越来越丰满水灵,甚至很多港台导演都喜欢找于月仙拍戏。
 
 
 
有一次张艺谋去“中国戏曲”选演员,于月仙也参加了,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视频资料。
 
 
 
除了爱情和表演,于月仙在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交朋友。她的班主任是李畅的丈夫屈直,在北京总政话剧团当老师,屈直任班长的是李戈。
 
李哥没毕业的时候,在《家有儿女》里带着“小雨”尤浩然拍了一个公益广告“妈妈洗脚”。于月仙和李哥也成了好朋友。
 
 
 
在于月仙大学的四年里,赵本山失去了儿子赵铁丹,他和前妻在一起很痛苦,直到永远。他化悲痛为动力,继续享受春晚。
 
连续三年获得节目一等奖后,赵本山“小品王”的帽子越戴越大,这也为他日后与嫂子于月仙的交集奠定了基础。
 
第四,
 
1996年,26岁的于月仙毕业了。由于她和张学松都是“中国戏曲”的定向生,根据协议,于月仙需要去包头,张学松需要去福建。
 
为了在一起,这对夫妇不得不支付一大笔罚款。
 
他们在就业前负债累累,住在不透风的平房里,周末去小贩那里打折捡死鱼...在北京,他们过着极其尴尬的生活,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爱情。
 
 
 
1998年,28岁的于月仙跟随张学松回到天津。张学松,天津人,分家后定居天津人民艺术剧院,业余时间到北京接戏。
 
今年,41岁的赵本山已经是春晚的常客,但他的影视帝国还没有建立,所以于月仙不得不承担一些跑龙套的角色。
 
没多久,方芬主任来找你了。方芬曾经为《中国歌剧》中的一部戏挑选演员,于月仙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去于月仙说有个摄制组想拍《水浒传》,我想推荐你演潘金莲。
 
 
 
然后,方芬带着于月仙去剧组试镜。然而,导演张少林并没有看中她。“潘金莲”选了别人演“金翠莲”。
 
 
 
那些年,于月仙的戏剧相对稳定,大多数都是美丽迷人的。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西游记》中极其唯美浪漫的“陈武真”。
 
 
 
《陈武真》有些灰头土脸,如果不是为了赚钱给弟弟治病,于月仙是不会接这个角色的。
 
2000年,张学松在报纸上发现,南京鼓楼医院有一位留法归来的邱勇医生,能治好病,治愈的病例很多。
 
然而,在给余英杰做了面诊后,医生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余英杰的脊柱侧弯是174度,临床历史上从未见过。邱医生承认手术成功率极低,但如果不做手术,“两年后不死也是高位截瘫。”
 
与此同时,医生们担心手术失败会毁掉他们的职业生涯...
 
 
 
当父母陷入困境时,于月仙没有抛弃也没有放弃,默默地和弟弟商量,决定赌一把:“一旦我没从手术台上回来,我就要承担所有的指责。如果你坐轮椅,我这辈子养你!”
 
在做了弟弟的思想工作后,于月仙努力确保即使失败也不会把医生拖下水。医生最终同意了手术。
 
但这时,于月仙担心巨额的手术费用,无奈之下,她接下了“陈武珍”的角色。
 
 
 
《西游记传》拍完之后,于月仙带着救命钱千里迢迢赶到南京。后来手术难度加大,治疗费用增加,她只好拿着通讯录一个个打电话借钱。
 
 
 
这个时候,认为自己迟早会有所作为,自尊心很强的于月仙,不想和大名鼎鼎的姐夫赵本山说话。也许,潜意识里,她也以为好钢是用在刀刃上的,但却不能用。
 
然而,那些平时相处很好的朋友却避免借钱。只有大学认识的李戈给了她积攒的3万元。当于月仙知道钱来之不易时,他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她立即跑到附近的报摊去借纸笔,写下借条,塞给李歌手。但是当李戈上车离开的时候,他把借条撕得粉碎。
 
 
 
于月仙看着他的弟弟被推进手术室。经过14个小时的手术,余英杰手术成功,终于站直了。
 
 
 
同年,于月仙在拍戏时遇到了两个长相凶恶的朋友,这对她产生了重要影响。
 
五、
 
早年,于月仙的气质仍然很优雅。她曾参演电视剧《Gap》并与陈搭档。
 
 
 
从当时娴静美丽的身材上,看不出丝毫“大脚婶”的气质。
 
 
 
2000年,30岁的于月仙遇到了两个朋友,一个叫李明,另一个叫杜旭东。
 
34岁的李明长着一张哭哭啼啼的“电影脸”,在《骑马与呼啸西风》中饰演于月仙的丈夫。这个人很忠诚。成为助理导演后,他向朋友推荐任何好角色。
 
 
 
另一位和李明同名的演员杜旭东,也是一位有着“恶心脸和善良”的好演员。当于月仙看到这样的人演得这么好,说明长相真的不是很重要,于是他开始放下偶像包袱。
 
 
 
2002年,32岁的于月仙还在路上的时候,45岁的赵本山就已经准备好了电视剧《刘老根》,这部电视剧在央视播出后成为了大IP。
 
 
 
赵本山趁热打铁在沈阳搭建了“刘老根大舞台”。第二年,以辽宁民间艺术团为核心的本山传媒成立,在电视剧行业蓬勃发展。
 
同年,32岁的弟弟于月仙安顿下来后,终于和张学松结婚了,他们从天津搬回了北京。
 
此时,事业依旧不温不火的于月仙,经过多年打磨,已经成熟了许多。最后,她决定放下所谓的面子,投靠赵本山。她多次通过表妹向姐夫传递信息。
 
但是赵本山用人有自己的标准,每次都是邋里邋遢。
 
这是因为于月仙是学者,而赵家班是来自田间地头的“生命之流”。赵本山担心自己的一个普通班出身的小姨子在他的电视剧里演不出农民精神。
 
 
 
2004年,赵本山的《马大帅》拿到了第二部电影。不给于月仙一个意义有点不合理,所以她安排了一个“萨尔甘”的小角色。
 
这个角色总共只有11部戏,没有台词。于月仙仍然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看完之后,赵本山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觉得惊艳。
 
直到2005年,赵本山才终于改变了对于月仙的看法。
 
六个,
 
2005年,为庆祝毕业十周年,“中国戏曲”92级表演系集体表演爱尔兰戏剧《圣井》。
 
于月仙和毛海扮演盲人马丁夫妇,赵本山和张学松也加入了观众。
 
漫长的开场后,赵本山等着于月仙出现,问张学松:“于月仙在哪里?”张学松说:“在舞台上演盲人的那个是啊!”
 
 
 
原来于月仙对盲人太入迷了,连以盲人出名的姐夫赵本山都认不出来...
 
演出结束后,赵本山主动请缨上台,走上前说道:
 
“我想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嫂子。我以前觉得她的表演可能很有趣。没想到今天这部剧还不错。我从今天开始看她。”
 
 
 
赵本山对于月仙的表演印象深刻。看完《圣井》没几天,她就接到了赵本山的电话,让她在《乡村爱情》中饰演“谢大脚”。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于月仙想要怀孕生子。但面对一个难得的机会,她和丈夫纠结了很久,最终决定把事业放在第一位。
 
说到“谢大脚”,观众印象最深的是那双40码的黑布鞋。
 
事实上,于月仙的脚并不大,她通常穿37码。自从她进入剧组,道具师傅特意为她准备了40码的大脚鞋。
 
鞋子大,只能用棉花塞住,持续3个月。后来鞋跟和脚都磨破了。
 
“谢大脚”戴的红手套是于月仙自己设计的,常用的小红包和大鞋子都是从地摊上淘来的。
 
 
 
在进入剧组之前,赵本山告诉于月仙,你应该熟悉农村的生活,了解这些农民的生活状况。于月仙下乡体验生活,在田间与农民聊天,很快就胖了20多公斤。
 
 
 
于月仙从一开始就对人物的性格特点和表演风格进行了思考,在房间里无数次练习“谢大脚”的走姿,反复推敲哪种走姿和说话的语气更有地方特色。
 
 
 
结果,于月仙扮演了“谢大脚”这个角色,非常出彩,受到了千家万户的欢迎。它的善良、大胆和爱加入乐趣给观众带来了无数的欢乐,昔日的“月亮仙女”成为了“乡村女神”。
 
 
 
然而,生活中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虽然女神是红色的,但她仍然充满遗憾。
 
七,
 
事业有成的于月仙没有孩子。
 
2017年,47岁的于月仙参加了节目《演员的诞生》,在《唐山大地震》中饰演“妈妈”一角。当时她的内心充满了情感,因为她不知道做母亲是什么感觉。
 
为弟弟做手术时,于月仙和丈夫张学松拿出所有积蓄,打了一个更大的赌:“为了弟弟的未来,我们能不能不要孩子?”
 
她把所有的爱都献给了弟弟。我弟弟因为残疾而患有自闭症。于月仙带着弟弟参加公益活动,打开了心扉。哥哥手术成功后,她和丈夫打算帮他结婚生子。
 
 
 
结婚生子后又重新工作,最后弟弟成为了本山传媒艺术总监刘双平的助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于月仙的家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很忙,正准备要孩子。“谢大脚”这个角色又来到了门口。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了,推迟了于月仙要孩子的计划...
 
然而,于月仙和他的妻子看得很开。在决定丁克之后,他们将大量精力投入到公益电影中:《我的无色世界》于2016年上映,《无字之恋》于2017年上映...
 
2019年,49岁的于月仙和弟弟余英杰写了一本书《爱与爱,让我们一起前行》,弟弟在书中特意写了这样的话:
 
“我要感谢我姐姐。如果有来生,我愿意做她的弟弟……”有读者说,来世写兄弟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