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8-14 01:06 的文章

郭美美这次会面临什么处罚?

8月13日上午9时30分,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以下简称上海铁路法院)对郭美美涉嫌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根据上海铁路法院的公告,郭美美明知西布曲明可能被非法添加,仍将自己售卖的减肥糖出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郭美美的行为已构成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多名法律从业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从法院目前披露的情况来看,郭美美案的严重危害等严重情节尚未披露。
 
但郭美美之前因赌博罪于2015年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这次又涉嫌犯罪,出狱不到5年,构成累犯,应从重处罚。
 
“构成累犯的,从重处罚”
 
根据上海铁路法院的公告,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郭美美、王邹雅明知西布曲明可能被非法添加,自2021年1月、2月起,以每盒699元的价格,销售在尚家照经营场所销售的减肥糖果。案发时,被告人郭美美已销售减肥糖100余盒,收款7万余元。期间,被告人郭美美还帮助被告人王某邹雅为赵某下单付款,共同销售减肥糖4盒,收款2796元。事发后,公安机关从查获的减肥糖中检出西布曲明涉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郭美美、王邹娅的行为已构成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庭审中,被告人郭美美、王邹雅及其委托律师对公诉机关的指控进行了辩护,充分行使了相关诉讼权利。
 
庭审结束后,上海铁路法院宣布将择期宣判。上海铁路法院特邀部分市人大代表、CPPCC委员、监事旁听了庭审。
 
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陆表示,郭美美被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属于行为犯。只要实施了,就构成犯罪。数额大小并不影响定罪,但影响了犯罪的量刑。至于刑期能否升级为第二级甚至第三级,就要看本案是否存在严重危害人体健康或者其他严重情节,是否存在死亡或者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销售有毒有害食品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等级为“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或者销售已知掺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第二档为“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三类是“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依照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处罚”,即“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北京法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鹏认为,根据本案涉案金额,郭美美等人已赚得7万余元,已达到刑事立案标准,但尚未达到法律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如销售金额20万元或10万元以上及长期认定标准(具体证据以具体证据为准),而食品中添加有毒有害成分的价值目前尚未披露。“从本案的案件预告来看,量刑应当在5年以下,并没有看到本罪其他加重情节。”
 
对于数罪并罚的量刑影响,北京市闻仲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华成表示,根据《刑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后五年内,故意实施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的,构成累犯,量刑时应当从重处罚。
 
“郭美美2015年因犯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2019年刑满释放。”杜华成说,从2019年刑法发布到2021年4月16日立案,时间只有两年左右。前罪和后罪均为故意犯罪,构成累犯,在本案量刑时应当从重处罚。
 
王鹏也认为,如果郭美美这次被认定为犯罪,则构成累犯,属于法定加重量刑情节。
 
陆说,在我国法律中设立累犯制度的目的之一是为了消除和减少累犯的可能性,体现刑法的惩罚功能。如果在刑罚执行后很快再次犯罪,说明被告人仍然具有相对较高的人身危险性,因此有必要给予更严厉的法律评价。
 
杜华成介绍,早在2010年,原国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对郭美美销售的减肥糖中添加西布曲明的安全性进行了评估,认为西布曲明“可能增加严重的心血管风险,减肥治疗的风险大于收益”,并于2010年10月30日发布《关于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及原料的通知》,停止西布曲明制剂及原料在中国的生产、销售和使用。
 
但由于西布曲明的生产方法简单,生产成本低,不像毒品那样具有辨识度,公众警惕性不高,仍有不法分子通过互联网和微信业务进行销售。“还有西布曲明检测试剂。销售方面,如果对减肥产品有异议,可以购买试剂检测其是否含有西布曲明。”
 
从国内公开判决来看,仅2021年就判决了71起销售西布曲明相关有毒有害食品的案件。
 
他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处五年监禁
 
郭美美是为数不多的因为多起涉嫌刑事案件而走红的网络名人。
 
2011年6月,郭美美在微博上炫富成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凭借轰动一时的“红十字风波”成为网络名人。
 
2015年9月10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郭美美、赵开设赌场一案。法院经审理查明,郭美美、康某(另案处理)于2013年3月13日晚至3月14日凌晨将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某公寓作为赌博场所,组织朱某、徐某、马某、吴某、陈某等人以“德州扑克”的形式进行赌博,其中朱某的赌博金额为人民币40万元。
 
同年6月26日晚至27日凌晨及7月1日晚至2日凌晨,郭美美、赵、(另案处理)两次将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某公寓作为赌博场所,组织李、、唐、于、梁、刘以“德州扑克”的形式进行赌博,累计赌博金额173.9万元。被告
 
此外,经查明,被告人郭美美于2014年7月9日被公安机关查获,涉案被盗证据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扣押。
 
东城区法院认为,被告人郭美美伙同他人开设赌场,被告人赵直接帮助其进行资金结算。情节严重,二被告人的行为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构成开设赌场罪,应依法惩处。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对郭美美和赵的指控成立,以开设赌场罪判处郭美美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之后,郭美美没有上诉,一审判决生效,开始服刑。
 
2019年7月13日,郭美美刑满释放。2021年3月11日,上海警方破获添加禁用成分(西布曲明)的减肥食品制售案,郭美美落网。同年4月16日,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以涉嫌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批准逮捕郭美美。
 
“她又一次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确实应该引起社会的关注。”王鹏说,一些网络名人利用自己的网络影响力,无视法律法规,自己以身试法,不惜大量销售有毒有害食品,危害公共安全,应该从重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