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10-02 19:49 的文章

欧元区通胀“高烧”难退。货币政策何去何从?

欧盟统计局1日发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9月份欧元区通胀率达到3.4%,高于市场预期,创下13年来新高。本月,欧元区主要经济体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通胀率分别攀升至4.1%、2.7%和3%,均处于历史高位。
 
分析师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下的非典型经济复苏正在推动欧元区走出持续数年的低通胀周期。通胀的持续“高烧”不仅是近期能源价格高企的结果,也反映了当前经济复苏过程中的供需失衡,供给瓶颈不断推高大宗商品价格。预计“高烧”短期内难以消退。通胀居高不下,经济复苏之路仍充满不确定性,欧洲央行货币政策走向令人担忧。
 
数据显示,9月份,能源、非能源工业产品和服务价格分别上涨17.4%、2.1%和1.7%。当月,剔除能源、食品、烟草和酒精价格的核心通胀率为1.9%。
 
能源价格是当月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去年,疫情全球蔓延导致世界经济“停摆”,国际能源价格大幅跳水。今年能源价格的大幅上涨是基数效用和经济复苏叠加的结果,供需矛盾的加剧也是原因之一。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日前在该行主办的线上央行论坛上指出,今年夏天欧洲风力发电量较低,需要常规能源来填补缺口,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欧洲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化肥、食品包装等对天然气依赖程度较高的下游行业价格也在上涨。
 
她强调,欧元区正在经历非常不寻常的复苏。这种非典型复苏的特点是经济快速增长,但供给瓶颈出现得太早,通货膨胀随着经济部门的重新开放而迅速反弹。
 
分析人士认为,上游原材料短缺、运输不畅、下游需求激增导致的全球制造业供需矛盾仍在发酵。以芯片为例,预计明年全球需求仍将超过产能,到2023年汽车行业可能难以获得充足的芯片供应。
 
荷兰国际集团宏观研究部负责人卡斯滕·布雷斯基(Carsten Bresky)认为,供应瓶颈持续时间比预期更长。与此同时,与之前通过降低利润率消化更高成本的做法相比,制造商“现在似乎更愿意将更高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约尔格·克雷默表示,即使明年欧元区物价上涨的压力可能会减轻,但从长远来看,通胀仍将是德国乃至整个欧元区的问题。
 
对于以维持中期物价稳定为货币政策目标的欧洲央行来说,欧元区通胀的变化和预期直接影响其货币政策决策。然而,尽管欧洲央行在9月初将欧元区2021年的通胀预期上调至2.2%,但仍坚称当前的高通胀只是“暂时的”,并表示将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
 
欧洲央行认为,排除能源价格和2020年基数公用事业和德国增值税税率下调等“一次性”影响,欧元区核心通胀水平仍然较低且不稳定。
 
拉加德认为,中长期来看,欧元区经济的结构性变化,包括需求侧和供给侧的新趋势以及向低碳经济转型带来的变化,可能会推高或拉低通胀水平。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率有望在五年内达到稳定在2%的政策目标。
 
拉加德表示,面对不确定性,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致力于确保疫情期间所有经济部门的有利融资条件。疫情发生后,欧洲央行仍将通过对政策利率和资产购买计划的前瞻性指导,确保货币政策支持欧元区实现中期通胀目标。
 
布雷斯基认为,鉴于通胀高于预期,欧洲央行可能在2022年削减资产购买计划。有分析指出,虽然高通胀令人担忧,但如果欧洲央行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可能会抑制需求侧经济复苏,影响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甚至诱发滞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