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9-28 10:54 的文章

货拉拉司机周某春提出上诉:过程仅3秒,无法预

9月27日,本报从货车司机周默春家属处获悉,周默春不服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判决,认定其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在上诉期间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此前,9月10日下午,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就周某春过失致人死亡一案开庭审理,随后当庭作出上述判决。此前被拘留半年多的周某春当庭获释。9月16日,岳麓区法院对周默春作出一审判决。
 
周春春的妻子介绍,9月23日,他们向岳麓区法院和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了上诉,9月26日,也就是上诉期的最后一天,他们也向法院确认是否收到了上诉。
 
“从提议的偏航到最后的‘跳跃’只用了1分钟,而从她向外倾斜到‘跳跃’的过程只用了3秒。我怎么会预见到这么短的时间?我根本想不到那么多。”周某春说。
 
司机打了个哈欠,乘客撞车了。
 
据今年3月3日长沙警方通报,2月6日15时许,周某春通过货拉拉平台收到车莫莎的搬家订单。当日20时38分,周某春与车默沙取得联系。在跟车的路上,车默沙掉进车里,受了重伤,最后死亡。2月23日,公安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对周某春刑事拘留。3月3日,检察院批准逮捕。
 
一审判决书显示,周某春通过拉货平台收到车默沙的搬家订单,将货物从长沙市岳麓区天一梅婷运输至BBK梅溪湖国际公寓,距离9公里。用户预付车费39元,平台补贴12元,司机要收51元。
 
当天20时38分,双方取得联系后,周某春和沙州等其他一些人从一楼夹层将物品和宠物狗搬运到货车上15次,耗时近40分钟。办理过程中,车某沙拒绝了周默春提出的有偿办理的建议。
 
当日21时14分,周某春带车默沙前往目的地。车辆行驶过程中,周某春未按照货台推荐的路线行驶。21时29分,周某春从嘉园路右转至林宇路,继续向西行驶至林宇路。车莫沙发现后,被提示两次偏航。周某春一开始没理会,后来又用很重的语气大声回复车莫莎,说走弯路不会额外收费。
 
当周某春从林宇路左转至曲园路时,车某沙第三次提醒周某春车辆偏航,但周某春没有回答。随后,在车辆稀少、路灯昏暗的屈原路中段,车某沙第四次提醒她偏离导航,将头伸出窗外,要求周某春停车。
 
此时,周某春仍置之不理。之后,周某春发现车莫莎已经离开座位,双手抓住货车右侧车窗下沿,上半身已经探出车外。当时车速在33 km/h左右,看到这种情况,周某春只打开了双闪灯,并没有立即停车停车,有效降低了车速。随后,周某春再次观察副驾驶位置,发现车默沙从车窗上掉了下来。这时,周直到当天21时30分才停下来。
 
周某春随后拨打了120、110,救护车于21: 45到达现场。2021年2月10日,车默沙获救后死亡。
 
根据《论文》此前的实地调查,嘉园路是一条344米长的道路,林宇路是一条312米长的道路。屈原路是一条480米长的路。
 
据警方通报,APP导航路线总里程11公里,红绿灯15个。开车大约需要21分钟;周的春季偏航路线总里程11.5公里,11个红绿灯,可以节省4分钟左右。
 
司机说他没想到撞车的结果。
 
岳麓法院认为,周某春造成死亡的“过失”行为是一种“过于自信的过错”。首先,周某春的偏航、态度恶劣等一系列行为让车默沙害怕,然后将上半身伸出窗外,让车默沙的人身处于真正的危险之中。判决书引用周默春的话说:“我看到这个女孩把头伸出窗外,大喊‘停车’。这个时候我没有考虑别的,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车子快到曲园路中间了,我看到她已经转过身来,身体已经伸出窗外了。”
 
其次,周某春已经预见到车默沙行为的危险性和可能的危害结果。”顾客站起来,把身体伸出窗外。我感到不安全和危险。很容易从车上掉下来。摔倒后,如果是轻的,可能会摔伤他的手和脚。如果很重,可能会危及生命。”
 
第三,周某春的行为与车默沙之死在刑法上存在因果关系。“车莫沙的四次偏航提醒和一次停车提醒,加上车莫沙内心的恐惧和人身安全的危险程度,呈现出本案逐步升级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周默春有很多机会避免车默沙的最终死亡。”
 
本文注意到岳麓法院用了三页的篇幅讨论上述观点。
 
周某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收到判决书后,他觉得和之前的说法有点不一样。“比如车莫莎说‘停’,但我当时没听到她说什么。(调查人员)他们问,‘你认为这是什么?’我说应该是‘停’的意思,但当时没听到。也有一些假设的情况,比如轻的和重的。他们问我如果女儿遇到这样的情况会怎么样,我会回答。"
 
周某春说,最重要的是他没想到车默沙会“跳”。
 
“从提议的偏航到最后的‘跳跃’只用了1分钟,而从她向外倾斜到‘跳跃’的过程只用了3秒。我怎么会预见到这么短的时间?我根本想不到那么多。”周某春说。
 
律师:认罪不影响上诉权。
 
此前《报》曾报道,9月10日开审前,周某春已签署认罪认罚书,两名法律援助律师为其罪行轻辩,不认罪。检方发出量刑建议,建议判处周某春缓刑一年。
 
庭审中,周某春也表示认罪。然而,周默春的妻子表示,律师为周默春的清白辩护只是“走过场,没有效果。”
 
周某春告诉《报纸》记者,他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派出所和看守所的领导都非常关心他,经常和他交谈。“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出去,另一个就是省钱。”
 
关于签署认罪认罚书,周某春解释说:“我不懂法律,完全信任律师。律师说,这个“过错”设置得很妥当。并且签了认罪认罚书,绝对缓刑,可以马上出去。所以我后来告诉他们,希望尽快给我一个判断。”
 
湖南省律师协会刑事辩护专业委员会原主任何小典表示,如果被告人在上诉期限内不撤回上诉,则意味着案件启动二审。虽然被告人签署了“认罪认罚书”,但从刑事诉讼法的角度来看,并不会影响其上诉。因为行使上诉权不需要条件。如果二审认为上诉不合理,可以驳回。但在司法实践中,部分检察机关对被告人认罪认罚后上诉的案件提出抗诉。事实上,这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228条。“检察院提出抗诉只有一个前提,即认为同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决、裁定确有错误。”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沈良今年7月在《人民法院报》发表文章《凝聚共识,推动认罪认罚制度深入有效实施》,指出:“被告人认罪后再上诉的,二审法院应当坚持全面审查,区分不同情况,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分别作出判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不能因为被告人上诉,检察机关提出抗诉,就认为一审判决确有错误,量刑不当,应当改判加重。同时,也要确保被害人有效参与,充分听取被害人意见,将双方是否达成调解和解作为量刑的重要考量,依法保护被害人权益。”
 
周某春告诉《报纸》记者,他从看守所出来后还是有点不舒服。我主要每天在家照顾孩子。他想尽快忘记“过失致人死亡”,但他忘不了。偶尔,他会去他以前朋友的餐馆帮忙做饭。“我之前在那里工作了很多年,他们了解我这个人,信任我,热情欢迎我。”但“有罪的身体”仍然让他担忧。
 
“你可能找不到工作,这会导致家庭困难,影响孩子的后代”。周的妻子说。